人性者,本既智慧自由皆具。

不知智慧自由与生俱来,乃是自贱。

百态差异非因智慧高低,自由多少。

而在于经验与认知之差异,

勤时而精进,经验、认知皆可获。

言智慧自由难得,则智慧稀,稀则贵。

相争之起,攀比之累。

佐以妒念,万魔生发。

名缰利锁,浮世之恒。

此大伪之下,真理无存,理性为之所失,

精神之满足,只可托于五色安慰,纵于情绪,

因情者绪者,妙于恒无恒,无恒即无理。

幸者亦无恒,无恒则必复归忡绪,必失其幸。

此谓之患得患失、穷奢极欲。

 

自见人性,则安。无争名利,则宁。

法从自然人性,即已上善,大静方至,众妙之门。

不判驳同类高低,故无可自贱,无自贱则谓之自信。

自信则无所可争,无争即无嗔烈情志,无刀剑机巧。

方可至山外无山,人外无人之境。修性之极不过如此。

上善者,少私寡欲,勤行静思,朴素纯常,平凡其事()

名利之争可消,人伦之福乃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