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1年麦哲伦发现地球是圆的之前,人无法对自己进行绝对认知

因为那时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土地到底有多大,

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多少个民族、国家。

所以就无法对人从整体上进行判断。

既是说,人这个概念都是不够纯粹的。

只能靠神话、各家思想、宗教等带有不可证伪性的东西规定人性。

这是历史问题,也是历史必然,当时的确没有手段考证。

中国古代谈人的时候,是谈的以自己本民族所组成的民族或国家机构来定义什么是人,即合法性、合理性,人们爱国就是爱人,就是爱自己,因为国家赋予人以定义

所以当外来侵略出现,这种困难就出现了,人们对自己的概念变得无法定义。那就只能是成王败寇,打一仗,谁牛皮,谁赢就听谁的,因为道理没法讲,的确没条件定义人性,怎么聊都聊不通的。

各说各话,并且谁都不能代表人这个物种。所以,就是非纯理社会。那么一切神圣高尚和藏污纳垢就都在这种不够科学的认识中得到保存。

 

这都是麦哲伦之前的事儿。但现在是不是应该结束这个阶段了,现在应该开始统筹反思这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认识和发现的——自从人类从非洲大陆流浪到各个大陆,现在应该聚首了。

 

其实有什么难的,就70多亿人,

完全有条件给每个人都发放一个人类身份证,

70亿又不是个大数,赶不上双十一一天的销售额。

我的意思是,人类实体已经出现了!之前我们无法认识全人类,所以用宗教来定义人性或者神性。

现在,不需要了,研究70亿人,就能定义人性了啊,

就是说,可以用很科学的方式来定义人性了

这意思就是说,自己定义自己的性质。

这本来是神才有能力干的事,但是人已经有这种能力了。

即是说,人已经是神了。

 

所以,以国家范围对人进行约束就是不法的,再好,再正确也不法,因为很简单,哪个国家也代表不了全人类的意志,它们甚至是在做着违反全人类意志的事情。国与国之间不讲伦理道德,只讲利益,根本就是野蛮社会。而且这种野蛮性会渗透进整个生活,上行下效。即任何国家意志都没有资格代表全人类意志了。真的太过时了。

 

但是资本这玩意儿,没有任何敌手,只能等它自己作死。

 

它也的确在作死的路上,自然环境支撑不了永远。

之前的确寄希望于科技进步,但是每一次科技进步都在造成更剧烈的污染和消耗。因为现在的科技基本上是听命于利益的一匹烈马罢了,到底,还是资本,还是政治斗争。

不只是能源,各种物质,各种生态资源的消耗和污染实在不可逆,就算不再有破坏加速度,积累的惯性也够人类喝一壶的,更别提整个生态系统的破坏程度。真的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挺好。

 

兴许只有天谴,才能逼着人们,不得不联合起来进入共产国际。

事实上全球性问题也会愈演愈烈,只会越来越多,新冠是开场。

对比未来,就现在还算可以的自然环境,真的是好日子。

这个结论,这个感觉,

真应了弘一法师的绝笔:“悲欣交集”。

发表评论